count
中国搜索

美媒称俄不是敌人:有时必须邀请恶棍加入大家庭

2015-10-13 09:21: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核心提示:梅特涅抵制住了这一压力,他说服与会的其他领导人,为了未来的稳定,他们必须邀请恶棍加入到大家庭中。

参考消息网10月13日报道 美国《波士顿环球报》网站9月20日发表题为《俄罗斯不是敌人》的文章,作者为斯蒂芬·金泽,编译如下:

真正的敌人对任何国家都是一个威胁,但想象的敌人甚至可能更危险。它耗费资源、引发不必要的冲突,且分散了对真正挑战的注意力。美国通过将俄罗斯变为敌人建构了这样一个幻想。

我们当前对俄罗斯的制裁是由于华盛顿的某些人认为俄罗斯对其邻国乌克兰进行了“侵略”。俄罗斯政府决定援助叙利亚的巴沙尔·阿萨德政权也激怒了我们。然而,我们对俄罗斯抱有对抗情绪的真正原因比这要深刻。

美国政治和安全机构的大多数主要领导人是在冷战时期成长起来的。在他们生命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们相信基督的敌人生活在莫斯科。今天当他们发表观点时,好像冷战从没有结束。

在上世纪90年代的短暂时期,俄罗斯似乎对其自己的安全失去了控制。苏联的垮台使其瘫痪,他们也没有任何力量可以依靠,俄罗斯人不得不无助地看着他们的夙敌——北约(NATO)将基地直接建设到自己的门口。华盛顿的很多人坚信,美国已经永久地摧毁了俄罗斯的力量。美国人欢呼,他们想象着美国将永久地把俄罗斯踩在自己的脚下。

这是非常不现实的。由于在冷战后的数年我们压迫得太紧,结果美国得到的是民族主义的反弹。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正是这一反弹的体现。普京在俄罗斯很受欢迎,因为他的人民相信他是正在试图夺回俄罗斯昔日曾失去的一些权力。出于同样的原因,普京在华盛顿也被妖魔化了。

不可思议的是,将俄罗斯视为敌人正好符合美国人的胃口。它向我们证明,这个世界其实并没有真正改变。这意味着我们不必改变我们的政策。我们不但复活了对抗俄罗斯的政策,而且还复活了伴随着这一政策的恶毒话语。

在这个夏天,对俄罗斯的力量最夸张的说法不是来自根深蒂固的冷战战士,如约翰·麦凯恩或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而是来自我们的新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约瑟夫·邓福德7月份在参加参议院提名确认的听证会上称,俄罗斯可能会给美国带来生存威胁。他建议,为保卫美国,我们应该向愿意与俄罗斯作战的乌克兰提供援助。

像这样的话语在几个层面上都令人觉得奇怪。首先,从根本上来讲,俄罗斯是一个虚弱的国家,经济糟糕。俄罗斯目前远不能与美国竞争,更别提给美国造成威胁了。第二,俄罗斯被美国的军事基地包围,每天都能听到来自西方的威胁,北约的枪炮声在它的边境响起,因此俄罗斯有理由为自身安全感到担忧。第三,通过驱赶俄罗斯,我们正在将俄罗斯推向中国,而鼓励俄中加强伙伴关系才有可能发展成为对美国的真正威胁。

将俄罗斯变成敌人是愚蠢的最重要的原因远比上述原因要深广。只有当欧洲所有主要大国都参与到欧洲治理这一进程中时,欧洲才是稳定的,因此欧陆各主要大国的安全担忧都应该认真予以对待。

200年前,目光远大的克莱门斯·文策尔·冯·梅特涅(Klemens Wenzel von Metternich)抓住了这一事实。

梅特涅是奥地利帝国的外交大臣,是维也纳会议的幕后操纵者,维也纳会议是在经历近四分之一世纪的战争后主管欧洲重建的一次会议。法国那时是个恶棍。在拿破仑领导下的法国军队蹂躏了欧洲的大部分地区。当时的反法情绪很普遍且强烈。维也纳会议的与会方要求对法国这个麻烦制造者予以严厉的惩罚。梅特涅抵制住了这一压力,他说服与会的其他领导人,为了未来的稳定,他们必须邀请恶棍加入到大家庭中。这使欧洲保持了几代人时间的和平。

我们情绪化地认为,俄罗斯是麻烦制造者,因为它拒绝按我们的规则行事,因此我们必须对抗它并惩罚它。我们应该运用这样的逻辑:俄罗斯政府是一个合法的政权,它不可能按西方的命令从事,当美国在其边境掀起反俄罗斯运动时,俄罗斯不可能保持沉默。

在目前的对抗中,俄罗斯至少有一个优势:俄罗斯领导人不会愚蠢到认为美国对其生存构成威胁。我们将从他们的一丝现实主义中受益。(编译/袁亮)

为了达到提高弹药攻击精度和减少当地平民附加损伤的效果,俄军在空袭中使用了大量新型精确制导武器。图为西方记者在叙利亚阿勒颇以西拍到的未爆炸的俄军战机投放的末敏反装甲子弹药。

西方记者在叙利亚阿勒颇以西拍到的未爆炸的俄军战机投放的末敏反装甲子弹药。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排行榜